《荷塘月色》vs《清塘荷韻》

九月 15, 2007

Last updated: 18-9-2007

近期對新散文(或現代散文)的討論很感興趣。在內地學者段建軍、李偉合著的《新散文思維》(商務印書館,2006年)中,看到了一段評價朱自清先生的《荷塘月色》和季羡林先生的《清塘荷韻》的文字。

細心閱讀這兩篇散文,比較它們的用字和表達的思想、感情,讓我對散文可以怎樣寫的思考,有不少得着;也讓我發現了上世紀80年以後散文出現的質的變化。

段建運和李偉對《荷塘月色》的評語是:一次觀賞活動的記述,具有很強的感性魅力,除此之外,“我們很難獲得什麼深層的東西”。

對《清塘荷韻》,他們說:不僅僅是一次觀賞活動的結晶,而是長期觀察、體驗、思考的結果。

他們又認為,在“五四”以後至80年代之間數十年裏,中國大陸作者寫的散文很多是一些“有情趣”的作品,而新時期的散文的代表作全是一些“有意思”的作品。

兩位學者強調了新散文的思想性,強調作者的人生體驗和生活認知的重要性。這些我很同意。

循着他們的思路,最近我反覆思考了遊記應如何寫的問題:寫景色的美、人物的趣,還要進一步挖掘作者對景色和人物的感悟,比照文化的異同,思考生活、人生和社會等問題。希望短期內,我能寫出一篇“有思意”的內蒙古遊記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