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年

十二月 19, 2007

二十年

9月3日早上,我被那一閃即逝的要跟中小學生一同開課的想法鼓動起來,前去樹仁大學。對自己說是想看看自己的辦公室,做一些開課前的準備工作,心底裏却想尋回遺失了20年的開課滋味。

踏在教學大樓的紅色地磚上,感覺有點不自在——太新潔了,新潔得像落成只是數年似的,新潔得令人難以相信它在北角寶馬山慧翠道的山邊,凝視着維多利亞港已有22年了。22年,當年走出校園的小伙子,如今已是40多歲的中年人。人生可以有多少個20年?

新傳系的系房己搬了家,無法從眼下的家具和擺設中重拾當年風景。上了5樓看食堂,還未開課,門是關着的。乘電梯下去地庫5樓,從那兒可通往露天籃球場。浮現了幾張熟悉的臉孔,在球場奔跑。聽到了拍球聲,起手投了,3分線外,皮球過籃圈,不着痕跡。離開校園時,用照相機撫摸教學大樓的牆壁、校名和校徽。

晚上翻開相簿。20年前畢業的照片,大伙兒將禮帽拋向空中,踏進人生另一段歷程。20年前有什麼值得紀念?20來又有什麼值得自豪?20年後又有什麼……

1989年5、6月間,我留在香港報社;《基本法》起草與諮詢期間,我主力採訪社會民生事務;1993年在新加坡,我目睹了汪道涵先生與己故的辜振甫先生簽署海峽兩岸的共識協議;1997年6月30日,在報社撰寫香港回歸的報道…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自豪。合上相簿之際,想起了2002年8月發生的「新城自我審查」事件,總算找到點可以欣愉地緬懷的事,也可以很自豪地說給所有人聽。

那天深宵,再重返校園,遇上了惜日的同學。奇怪的是大家頭上都多了些白髮,說的是眼力和體力如何不靈,快要配上老花鏡來。也談起各人值得自豪的事,臨別時相約20年後再見。

[寫於2007年10月26日。刊於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《仁聞報》12月號。]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